第三十六章 最后一个洞(1 / 1)

追逐风的星士 水刃山 2028 字 1个月前

洞口有光,终于出来了。苏翰墨哼哧哼哧的出了洞穴,士兵看见他肩上扛着的金属皮,眼睛一亮,再瞅瞅色泽,脸色又有点垮,“洞里没别的?”

苏翰墨摇摇头,指了指肩上扛的皮,意思只有这个。

士兵明显有点失望,伸手把他肩上扛着的皮抓了过来,看了一眼:“银甲兽的背甲,可惜了,能量流逝的太多,值不了多少钱。”说完恶狠狠的瞪着苏翰墨,骂道,“废物。”

苏翰墨这叫一个委屈,关我屁事,里头就这么一个玩意,我还能给你变出个银甲兽出来!

“断背,行了。”旁边一个士兵劝了一声,看着苏翰墨说道,“里头要真有银甲兽,他还能活着出来?”

叫断背的士兵骂了几句,不知道怎么弄的,那块甲皮闪了闪光,变成了巴掌大小,被他收进了口袋。苏翰墨没说话,早有心理准备,就算是好东西也轮不到自己这小虾米,但是就这态度太操蛋了,断背,什么破名,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个玻璃吗。还是刚才说话的那个士兵稍微有点人性,拍了拍苏翰墨肩膀,说:“干得好,再接再厉。”

苏翰墨憨憨一笑,挤出点感激的模样,好一幅狗腿的孙子样,连旁边的蚂蚁看着都直翻白眼。扫了一眼洞穴外边的蚂蚁,苏翰墨可算知道这群人什么鸟样,看见他出来的时候表情就和第一天地雷的表情一模一样,娘的,当时还以为是袍泽情深,原来是多一个炮灰就多一份生存的机会,看看人家这觉悟,再瞧瞧自己,真是个纯的不能再纯的大傻叉。

苏翰墨离洞口远了点坐在地上休息,一双眼珠子滴溜溜乱转。那几个士兵也没在意,跑是不可能的,就算跑,一旦出了星瀚城,在荒郊野外就是一个字,死!

今天不知道算不算黄道吉日,这一组十几个蚂蚁,苏翰墨都轮了两遍,进了两个洞都是空的,不过第二个洞里连根毛也没有,而且别的蚂蚁也都是好运气,齐齐整整的活着出来了。眼瞅着这一两百个兽巢就要搜完了,总共四五十个蚂蚁还全须全有的站在这,士兵们的脸色不怎么样,但是蚂蚁高兴啊,粮票大大的有,还有十个铜币,这笔生意划算,说不定还能有点子余钱快活快活,呸,庸脂俗粉,倒贴给钱爷都不乐意去。

就剩下最后一个洞,所有的蚂蚁和十二个士兵都聚在了一起,士兵们一个个骂骂咧咧的很不高兴,出来一趟就这点收获,连探妖符的钱都赚不回来,不过架不住蚂蚁们高兴。瞧着士兵们一个个垂头丧气的模样,苏翰墨心里那叫一个乐,当然了,只敢在心里高兴,没看见有个缺心眼露着大门牙乐了一下,被旁边一个士兵一个大耳刮子抽过去,门牙都飞了,这会喘气还漏风呢。

就在他偷着乐的时候,忽然背心一凉,好像有什么妖怪爬在后背上冲着脖子吹凉气。苏翰墨一惊,回头一看什么也没有,但是这股子不安越来越浓烈。压下心头的狂跳,仔仔细细看着眼前这个最后的洞穴,洞很平常,看不出来什么。洞没有异常,难道是人?他终于察觉到一丝不寻常来,虽然士兵们一个个气急败坏的模样,但是领头的那个门板眼睛里好像有点奇怪,怎么说呢,戏谑?嘲讽?还是怜悯?怜悯个蛋,这些人要是但凡有点同情心,就不会把蚂蚁不当豆包了。

最后这个洞,有猫腻!

苏翰墨心里发寒,越瞧越觉着自己的预感没有错,一定是这个最后的洞穴才是最危险的。就在预感越来越强烈的时候,其中一个士兵吼了一声:“最后一个了,谁去?进去的老子给他一个银币。”说完从兜里掏出一枚银币丢在地上,一群蚂蚁们瞬间就红了眼,齐刷刷的盯着地上的银币,咽唾沫的声音比打呼噜还响,苏翰墨也被地上的银币晃瞎了狗眼,不过和身边这些人不同,他只是真没见过银币而已。一个银币?给大爷一个金币都不去。

苏翰墨决定当一个合格的缩头乌龟,在几乎所有的蚂蚁都像往里冲的时候,很不起眼的往后挪,挪到了最后边,然后被人给挡住了。抬头一看,是个蚂蚁,黑沉沉面无表情的脸上挂着点残忍和讥笑,冷冷的俯视着半蹲在地上的苏翰墨,那个眼神,就好像他才是掌管着苏翰墨死活的人,比旁边那些士兵还要牛气哄哄。

苏翰墨呲了呲牙,算了,别计较,老老实实待到最后比啥都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