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权利的滋味(1 / 1)

追逐风的星士 水刃山 2026 字 1个月前

有点懵,韩冲以为他没听说过这种事,情有可原,实际上有几个蚂蚁摸过真正的武器和战甲呢。但是苏橙想的是星瑶当初给自己的那把剑,要是那上面有印记,也就是个剁肉剑啊。但是想到印记,苏橙脸红心跳,印记是个啥玩意?要是天天搂着剑睡觉,不知道印记的原主人能不能感受到我温暖的怀抱。

这么龌龊的脑回路韩冲当然猜不到,不过韩冲没说一件事,那就是真正的大佬根本不用去找铁匠抹了印记,随手的事,而且像天啸那样的开挂号,有时候都不用摸着武器或者铠甲,只要距离足够近,印记没那么牢固,分分钟抹掉印记。

等了一会,查克拉一路小跑着回来,拿着从军需处领来的十个铜币和二十张粮票,还有那把刀。美滋滋的搂在怀里,对两人千恩万谢。出了军营,天已经亮了,韩冲叮嘱了几句,让他小心点,人多眼杂,财不可外露。苏橙连连答应,感激的不行。

这会军营外已经有等活的蚂蚁了,看着背着刀,抱着包裹,还有两个悍卒亲自送出来的苏橙,都吃了一惊,不知道这个蚂蚁什么来头,面子这么大,不由自主的人群分开,让出了一条道,着实让苏橙感受了一把权利的滋味。攀比这玩意的确容易上瘾,小孩比谁的爸爸官大,女孩比谁的干爹资本雄厚,就连草根也比,比啥?比谁滋的更远呗。

苏橙只狐假虎威的不到一分钟就觉得这么下去自己迟早也会变成个泡泡,然后很识相的夹着尾巴溜了,低调做人,高调做事,此乃王道也。

回了家,掏出钥匙开门进去,墨卿已经醒了,听见苏橙回来赶紧往被子底下藏东西,苏橙眼尖,扫着边就知道墨卿藏的是什么,一看乐了,嘿嘿,嘻嘻,哈哈。

墨卿脸有点红,像是辩解一样的说:“一个人无聊……”

“是挺无聊的,嘿嘿,看吧,没事,还能找点事干。”

墨卿的表情更尴尬了,沉默了一会,问:“你没死啊。”

注意,这是个陈述句,并不是个疑问句。苏橙翻了个白眼,会不会聊天,我死了,那这会你是见鬼了吗。苏橙迫不及待的把这次当兵蚁时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是全部说了一遍,没有隐瞒,没有编造故事,连在广场上的表演他都得意洋洋的说了一遍。说完之后没觉得什么,墨卿很吃惊,倒不全是吃惊他的智慧,而是没想到这个变态会对自己这么推心置腹,根本没有防备她,这些话如果说出去,有几个脑袋都不够掉的。看着唾沫星子乱飞的苏橙,连自己的怂样都说的格外英明神武,墨卿都没发觉自己什么时候轻轻的笑了,眼前这个人真的变了一个人。

“怎么样,我厉害吧。”苏橙眯着眼睛看着墨卿,脸上写着大号的一行字,快来夸我呀。

墨卿淡淡的哦了一声,剃了剃指甲,淡淡应道:“你差点真死了。”然后伸出两根手指,“两次。”

“啥意思?”苏橙一脸懵逼的问。

“如果你起了贪心,想带着那枚银丝蛛蛛卵跑路,除非你不回城,如果回城,只要走燃烧之门,在你身上除了能量点之外的东西都会被探测到,到那个时候你哭也没用。当然,如果你有空间宝物能隔绝燃烧之门的话另说。”

苏橙咽了一口口水,燃烧之门,怎么听着有点耳熟。

墨卿眼皮也没抬,慢悠悠的说:“怪物有很多种,但是能当驯兽的寥寥无几,人类已知能驯化的兽类一共不到一百种,其中有一些还是特殊用途的驯兽,而银丝蛛作为能提升战斗力的驯兽就显得难得可贵,虽然到了天师级别,一只驯兽的作用已经不明显了,但是在中级和高级职业中,如果多一头驯兽,就相当于一个很重要的战力,而且还是永远不会背叛主人的战力帮手,所以就算成年银丝蛛的实力也就四五级的样子,但是在战斗中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除此之外,驯兽还是身份的象征,驯兽的卵或者幼崽价格一向居高不下,像银丝蛛这样的驯兽卵,放到交易拍卖所里至少值好几个天星币,给你十个金币,哼。”

这才明白那枚卵的价值,原来还有驯兽这么个种族,看来以后要留意了,要是下次碰见卵之类的得都留着。